几十个部位的尺寸测量结束

2020-03-07 01:00

然而,正是这个“不起眼”的谭师傅,一旦站上工作台,开动机床,就会瞬间迸发出“小块头、大智慧”的万丈光芒,运筹帷幄、指挥若定。

集众力汇众智。世界最大的18500吨油压机,就是他的团队装配起来的。这台机器,德国一家公司在提供图纸之后,不知道怎样去加工完成。无计可施之际,张朝阳的团队扛起大旗,一点点钻研,从熔铸到组装,将几百吨重的下横梁、基础梁和托架合龙,一步步将图纸变成了现实,成为中信重工工程史上的奇迹。

“李工,加工得太快,我可不验收!”洛阳德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高级工程师王光临半开玩笑地对工程师李涛说。眼看交货期逼近,王光临为何反而要求“慢慢来”?

“鲁班爷的手,黄道婆的布,人有担当就是擎天柱……”在洛阳,一个个能人巧匠发光发热,一个个大工匠工作室和创客群热火朝天。洛阳,正在以“工匠精神”的完美诠释擦亮“洛阳制造”的金色招牌!(中国经济网记者 夏先清 王佳宁)

以创新获得尊重,以工匠精神赢得制高点。中国洛玻集团龙海电子玻璃有限公司研发的0.25毫米浮法玻璃成功下线,摘取了超薄玻璃领域“皇冠上的明珠”;洛阳方智测控股份有限公司将“纠错”智能机器人做到了极致;河南中托力合化学有限公司用煤生产出高性价比的精细化工产品,打入了几千公里外的“石油王国”……科技创新的火花在洛阳竞相迸发,背后无不是对工艺的精益求精,分毫不让!

工人练绝活、强技能、提效率,使企业的转型发展、效益提升立竿见影。如今,中信重工自主品牌已遍及世界30多个国家,海外订单已占到公司订单的50%左右。

“‘0.03毫米精神’是我们走出去的自信之源,有了过硬的质量,在出口时才更有底气。”王光临信心满满地说道。正是因为这“0.03毫米的精神”,德平的产品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出口额才能占其总营业额八成以上。

“当一个工人,要的是自己能干。当一个大工匠,要的是人人都能干。”对老工业基地洛阳来说,需要激活工人创客群这一“细胞”,才能释放出人才的巨大能量。但是培养一个大工匠容易,培养一个工匠群太难!

2011年,中信重工承担国家“大飞机项目”生产,长8米、重200多吨、深达600毫米特大矩形件的四角倒圆弧,成了整个加工的至难点。当工友都因震刀严重而束手无策时,谭志强却耗在现场,苦思冥想,尝试采用“迂回法”解决难题,即先在加工部位切个小斜槽,然后用大小刀盘交替半精加工。为确保不颤刀,他还专门自制长刀杆一点点细“磨”。最终,这个庞大活件加工尺寸公差控制在0.1mm以内,相当于一根头发丝粗细的精度,完全达到验收标准。

工人的技术创新力就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三年来,谭志强在创新11个先进操作法,主动承担公司重大技术攻关项目、解决关键技术难题19大项,为中信重工创造价值1280多万元。

这方面中信重工的人才工程可资借鉴。目前,除了“金蓝领”工程中的“大工匠”评聘机制、首席员工、首席设计师等职业发展通道,中信重工以5个“大工匠”工作室及16个首席员工创新工作站为代表,成立工人创客群,涉及生产过程的数控镗铣、变频控制、智能液压等专业领域,涵盖了从冶炼、热处理到锻造、加工等12个主要工种,直接参与者500多人,为员工自我发展提供最好的平台。

这时,李涛正用仪器对产品主轴各部位尺寸进行精确测量,一言不发……一个多小时后,几十个部位的尺寸测量结束。“不论主轴多粗,我们允许的直径误差只有0.03毫米,不到头发丝直径的一半。”李涛说。

作为中信重工关键设备、大型数控龙门镗铣床的机长、班长,“大国重器”的掌舵者,谭志强常常要在3层楼高的机床上,检查加工情况,更换刀片,将零件精雕细琢出二分之一根、甚至四分之一根头发丝的精度,被称为“大块头上秀细活儿”。

在中信重工的修理车间,大工匠张朝阳刚刚磨完一块导轨平面。摸摸沁着油的钢铁表面,毫无摩擦感。他是公司的设备“第一修理师”,任何解决不了的故障,到他那里都迎刃而解。

“这些由高级技能人才领军的工作室胸怀梦想,刻苦攻关,已经成为带动职工成长的火车头、职工技能提升的加油站,也为公司未来创新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中信重工董事长任沁新说。

的确,作为全国首个国家先进装备制造业标准化试点市,洛阳要在“中国制造”的转型大潮中有所担当,就必须将“工匠精神”推行到全市684家规模以上装备制造企业的每一个生产环节。这背后,还得靠个个一线工人发力。

今年3月,洛阳德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项目承包商达成产品销售意向,对方计划订购洛阳德平5套坡口机、内焊机、外焊工作站“管道焊接组合套装”,预计下半年发货。

2015年9月,日出东方洛阳基地热水器厂在生产水箱过程中,技术工人吴朝阳突然发现聚氨酯密度低于标准0.5个点,怎么办?其实,这只是个“隐形”的质量问题——不影响产品的外观,对水箱的保温性虽有影响,但微乎其微,根本不影响质量检验。管不管?“1%的缺憾就是客户100%的灾难,我们怎么能放任这样一批产品流向市场?”公司负责人当场拍板决定,将216台成品水箱全部报废处理,重新生产。看不见的地方也要用心去做,这是企业对工匠理念原则性的认识。

一条主轴,需要40多道工序,耗时耗力的测量就要进行40多次,这样一丝不苟地把控在行业内不多见。如果一道工序的精度误差超标,李涛宁愿将其报废也不愿装在自己的产品上。

1米6的个头,一张娃娃脸,行走在敞亮高阔的重型机加工部内,谭志强的瘦小身材,显得很不“起眼”。

在洛阳,有庞大的产业工人队伍,自然不乏“大工匠”。他们在工作岗位上干着最精细的活,身体力行,精益求精。巧取核电断螺栓的刘向前,为导弹装上“眼睛”的鲁宏勋,技术“多面手”杨文革……他们是洛阳工业振兴的魂,也是经济发展的“核心发动机”。

2013年,谭志强成为公司评聘的首批五个大工匠之一。“一战成名”背后浸着他30年的汗水,刻着他无数个攻坚克难的日日夜夜。

张朝阳擅长修理、改造甚至研制设备,但从来不当“光杆英雄”。徒弟学不会,他手把手来教;有问题,大家集中来讨论……他十几平米的大工匠工作室,开起会来,不少人都得靠墙根儿站着。